《任命》

她想到了当时正在地下的男人和女人们,他们的身体被崩塌的大地压碎。她看到火焰在操纵下带着狂热的饥渴席卷每一座锻炉。就连下方的士兵也只是如同穿着盔甲的尸体而已。她的思想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可怕的喷涌着,抵触着这个她曾经相信是更高尚的事业。

《改旗易帜》

此时他们无需任何额外解释就可以理解她的意思。他们纷纷拾起兵器,像蚂蚁爬满死蜘蛛一样蜂拥扑向猎人手,不停的向他劈砍、撕挖、挥刺,让这个夜晚充满了惨叫声和狂野奔放的嚎叫。整个过程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其实本不需要这么久,不过猎人帮的各位确实需要宣泄,需要这种杀戮的愉悦和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