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四节

警员罗伯特·帕金斯真心的对自己负责的巡逻线路感到深恶痛绝。每天晚上都是一样的光景,而戏院只有周日才不营业。就连白天也烦死人,因为还有午后场!

作为负责伦敦国家剧院周边区域的警官,帕金斯感觉指挥交通这种事情太低级不应该他去做。不过他还是毫无怨言的做了。其实指挥交通并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为此他可真要感谢上帝),除非是紧急情况、或者王室活动、或者是有某个蠢货犯了某个愚蠢的错误导致了一场愚蠢的事故。帕金斯已经在这条线路上巡逻了二十二年,而且很有可能还要再继续十年。他其实完全可以申请调换岗位,不过他的长官每次看到这种申请都会大皱眉头。在四十三岁的年纪,他感觉到对于这份工作来说,他的岁口已经太大了。

工作日傍晚的交通状况很糟糕,因为这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滑铁卢桥从头顶上方横亘而过,从西北方向东南方跨越泰晤士河,通向南岸区。穿过这条道路的车流从不见减少。在高峰期,也就是在剧院的晚场表演开始之前,情况是尤其的糟糕。加在停车费之上的5英镑拥堵费似乎也没能阻止司机们争先恐后的抢用剧院的小停车场。帕金斯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不去坐地铁或者干脆走路得了。肯定比开车更加简单,也没那么烦人。

帕金斯通常会站在剧院大道和上地街的交汇处,因为剧院背后的上地街是唯一允许大客车上下乘客的地方。于是,他基本上处于滑铁卢桥正下方的位置,收到来自上方车流发出的噪音的持续轰炸。这是让他每天都很头疼的事情。

现在是6:30,傍晚的交通正处于高峰期。帕金斯站在十字路口,看着早已失去耐心的客车司机不停的停车、又移动、又停车、然后又移动。而剧院大道上的私家车和出租车司机脾气就更坏了。他们真希望时间就此停止,好赶上最新的莎士比亚作品。

帕金斯是土生土长的伦敦人,除了要调查失窃案、客人身体不适、或偶尔出现的不文明观众等情况,他基本上从不进去国家剧院。他从没有在那里面的三个剧场中的任何一个里坐下来看过任何东西。他一点也不感兴趣。他也不是那种喜欢阳春白雪的人。每次他跟妻子说起这事,她都会揶揄他,说在莎士比亚那个年代,他的话剧都是属于中下层人的娱乐。帕金斯对此不予置评。

剧院大道上传来一阵爆炸般的鸣笛声,把他的注意力从上地街的那一片出租车上吸引开来。他眯起眼睛看向那边,看到一个沿着街道缓慢移动,并最终停在双红线上,让交通完全停滞,这让他感到惊慌失色。

那是一辆巨大的货车,后面拖着一节平板卡车,上面覆满了剧场布景。三名“演员”在上面手舞足蹈,正在为行人和试图绕过货车其他司机献上精彩的表演。帕金斯在南岸区执勤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首先,货车根本就不准开上这条路。

帕金斯从腰带上抓起对讲机,呼叫了他的副官,在剧院另一头执勤的警员布雷克。

“是的长官?”

“布雷克,你有没有看到剧院大道上的那辆大货车?”

“什么大货车?”

“这边有辆他妈的大货车,还有演员在上面。好像是在进行什么表演。这车引起了很大的麻烦。”

“我一点都不知道呢,长官。”

“去售票处问问是不是剧院的车。”

“好的。”

随着布雷克结束通话,帕金斯开始向货车快步走去,暗自准备要好好教训那人一番。不过他被迫停了下来,指挥一系列汽车绕过货车,然后又一溜小跑赶回十字路口,去疏通在短短十秒内就塞成一座迷宫的出租汽车。帕金斯一边咒骂一边拍打着出租车的引擎罩,命令司机快速通过并且不许鸣笛。

布雷克此时传来了回复。

“我是帕金斯。”

“长官,剧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大货车。他们不会提供这种表演。”

“好的。正合我意。谢谢你,布雷克。”

帕金斯收起对讲机,深吸一口气。他现在非常愤怒,并且为他即将进行严厉斥责的那个蠢货感到可怜。他走出了混乱的十字路口,毅然决然的朝货车走去。

那些演员们都穿着中世纪的服装,而由于上面桥上的车流噪声太大,没人能听清楚他们的台词。他们到底想干啥?帕金斯非常不解。

坐在驾驶室里的司机正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前后摇动着身体。他看起来很像是中东人,因为他的肤色较深,而且留着黑色的胡子。

帕金斯来到车窗前,用力的拍打了几下。

“给我听着!你们必须马上走。不要挡在这儿。”帕金斯大声叫道。

司机并没有看他,只是继续的前后摇动,口中还念念有词。

“先生!请把车窗摇下来!我在跟你说话呢!”

帕金斯又拍了拍车窗,然后他突然就明白了司机在干什么。

他在祈祷。

当这个念头在他脑子闪过时,帕金斯的心跳都要停掉了。他倒抽一口冷气,向后退了一步,想要离开货车,不过已经太迟了。

爆炸极其猛烈,完全摧毁了大货车和上面的“演员”人体炸弹,外加剧院大道上的八部车辆,并导致滑铁卢桥的一部分发生坍塌。共有十四辆机动车从桥上坠落下来,堆在一起并起火燃烧。剧院面对爆炸的一侧已经被烧焦,许多窗户也被震碎。六十二人在爆炸中丧生,而将近一百五十人受到不同程度伤害。

警员帕金斯再也不能指挥国家剧院附近的交通了。

 

 

每一家主要的广播网都在报道英国发生的灾难,不过只有BBC-2频道找到了一名碰巧在伦敦出差的土耳其恐怖主义专家,进行了独家访问。当纳米克·巴萨兰冲出丽兹酒店,跑向河堤查看爆炸的现场时,一名美艳的女记者正巧发现了这名五十二岁的土耳其人。有一个身材高大、头上扎着头巾的人在他身边寸步不离,那是他的保镖。

“巴萨兰先生,您能告诉我们到伦敦来是做什么的吗?”记者问道。

巴萨兰肤色黝黑,而且有着很明显的皮肤病。他对镜头说道:“我是土耳其的一个非盈利公益组织‘提尔玛’的负责人。在我们成立的四年以来,我们已经为全世界范围内的恐怖袭击受害者提供了无偿援助。英国当然也不会例外。我希望可以尽快批准提供数千英镑用以帮助这场惨剧的受害者。”

“听说您是一名研究恐怖主义的专家。您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

巴萨兰摇了摇头。“没人可以成为恐怖主义的‘专家’。这种称谓是不合理的。恐怖主义是千变万化的。每天都在变化。在过去,恐怖活动包括劫持飞机并迫使飞行员飞去其他地点。这种行为进化成了劫持飞机上的人质,并要求政府答应他们的要求。而现在,我们的劫机犯们则一心想要死在飞机上,同时还拉上所有的乘客垫背。恐怖分子们已经变得越来越疯狂、越来越大胆。”

突然屏幕上打出字幕。“纳米克·巴萨兰,阿科达巴尔公司总裁以及CEO,提尔玛机构主席。”

“那么您自己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是吗?”

巴萨兰轻轻的触碰自己脸上的皮肤。那好像是植皮的痕迹。“这个话题对我来说非常沉重,我不希望在电视上讨论。简单地说,我的人生经历过悲剧,并且我将我自己从我的合法企业阿科达巴尔公司获得的个人收入捐献出来,用于提尔玛的公益活动。我多年以来一直在研究中东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恐怖活动情况,并且愿意帮助所有希望消灭恐怖主义的人。”

“您对今天傍晚发生在南岸区的事件的罪魁祸首是谁有何观点?”

巴萨兰双眼突然闪烁出光芒,他说。“现在要确定幕后黑手还为时尚早,不过如果明天英国政府受到来自影子组织表示对此袭击负责的消息,我绝对不会意外。”

“先生,那您是不是觉得影子组织是全世界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呢?有评论说他们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之前的组织,例如基地和真主党。”

“很遗憾,对这个观点我不得不表示同意。影子组织正在日益壮大。很快他们就会成为让全世界的各大政府望而生畏的力量。就到这里吧,我得赶紧走了。我必须要看到第一手现场,这样才能给我土耳其的代表们提交出一份报告。谢谢你了。我们走,法里德。”

保镖领着巴萨兰离开了镜头,然后一起钻进了一辆黑色豪华轿车的后座。

记者对镜头评论道。“刚才是纳米克·巴萨兰,一家位于土耳其的受害者援助公益机构的主席。如果巴萨兰先生所说属实,那么影子组织又再度活动了。到目前为止,这支神秘的恐怖分子团体已经对最近在中东、亚洲、以及欧洲发生的多起袭击表示负责,其中最近的一起于两周前发生在法国尼斯。这里是BBC-2频道,我是苏珊·哈普。”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四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