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二节

德克·维尔贝肯(Dirk Verbaken)中校看看了表,决定现在出发。他要在四十分钟内赶去和某人会面,时间还很充足,不过他不得不考虑到可能出现的意外状况。

他站起身来,拎起自己的公文包,然后走出了办公室。他简略的自己的私人助理说“我去吃午饭”。她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时间。维尔贝肯向门口走去,然后在男士洗手间门口停住了脚步。他轻轻将门推开了一个缝隙,但并没有走进去。维尔贝肯环顾四周,确定没人,同时心中感到一阵忧虑不安。然后他绕过大厅来到档案室。他很清楚,在这个时间,里面一定没人。

情报和安全参谋部(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Staff Department)的规定十分严格,尤其是无法轻易的从大楼里向外携带文件。若有人想从档案室里取走东西,他必须要完成一系列不着边际的繁文缛节和公事程序。这样他就会留下书面记录,并且很有可能会受到审查。所以他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直接取走他想要的东西,然后偷偷夹带出去。而在午饭时间之后,他会将整个过程反过来,把文件再放回档案柜里,神不知鬼不觉。毕竟他已经在比利时军事情报和安全机关(Belgium Military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Service)服役了超过十年,是部里最高阶的军官之一。

维尔贝肯来到标有B字母的档案柜前,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他拉出抽屉,快速的在一堆纸文件夹中开始翻找,然后找到了他想要的那一份。他抽出文件夹,关上抽屉,然后锁上档案柜。然后他来到一张工作台前,将文件夹塞进了自己的公文包里。扣上公文包,他快速的来到档案室门口。维尔贝肯轻轻的退开房门,向外窥看。空无一人。他走进大厅,向电梯走去,在路过男士洗手间的时候推开了洗手间门。他的助理可能并不会注意到,但是至少他要装装样子,让人相信自己在离开之前使用过洗手间。

布鲁塞尔今天的天气不错。维尔贝肯离开这座毫不起眼的建筑物。这座大楼位于布鲁塞尔大广场(Grand-Place)旁,而这个宏伟的广场就是这座伟大城市的中心。大广场四周围绕着各种比利时悠久历史的标志,而维尔贝肯作为一名土长土长的比利时人,仍然每天都会被这些华丽的山墙、镀金的立面、中世纪旗标、以及鎏金的屋顶雕塑所深深震撼。不过今天,这片十五世纪的哥特式市政厅(Gothic Town Hall)、十七世纪的新哥特式王宫(Neo-Gothic King’s House)、以及酿酒师公会会馆(Brewers Guild House)的绚丽景致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的思维已经飘去了其他地方。

维尔贝肯沿着这条色彩缤纷的狭窄圆石街道失神的走着,一直来到了橡树街(Rue de Chêne)和炉灶街(Rue de L’Etuve)的街口处。游客在对著名的撒尿小孩、小于连(Manneken-Pis)的雕塑拍照,而他却没心思注意他们。维尔贝肯看了看表,确定自己不会迟到。由于现在不用着急,他决定暂时停下脚步,融入人群之中。他很擅长于判断是否有人跟踪自己,所以他仔细的扫描在他后方的人群。他相信自己只是担心过度了,于是继续前进。

维尔贝肯最终来到了这种历史名城中唯一的一家十九世纪的酒店,大都会酒店(Metropole)。大都会酒店坐落于布鲁塞尔历史悠久的布卢希尔广场(Place de Brouckère)正中央,与其说是酒店,不如说更像一座宫殿。维尔贝肯一直希望能够和太太来这里再度一次蜜月。她非常喜欢那里混搭风格的室内装潢,那里的镶板、光亮的柚木、努米底亚大理石、镶金的铜饰、以及锻铁装饰,都让酒店内充满了一种奢华和丰富的感觉。这里不用质疑有一种令人感到抚慰的氛围。

而一来到了酒店室内以后,维尔贝肯立刻就对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感到心安理得多了。

 

 

在酒店前方的人行道上,两个穿着昂贵的阿玛尼西装的男人坐在一张小圆桌旁,桌上摆着两杯咖啡。在工作日,大都会咖啡厅是非常受欢迎的午餐首选地点,今天也不例外。所有的座位都坐满了,还有许多商人和游客不耐烦的排队等待空桌。那两个人并不在意,只是慢慢的啜饮着咖啡。

其中一个仅以“弗拉德”(Vlad)这个名字行事的俄罗斯人向服务生示意,然后用法语又点了一碟冰淇淋。服务生看上去有些小情绪,因为这两人已经占着这张桌子一个多小时了,除了咖啡什么也没点,现在又要冰淇淋。不过服务生还是微笑着说“Merci”,然后向厨房走去。弗拉德看了一眼同伴,耸了耸肩。

另外一名以“尤里”(Yuri)之名行事的格鲁吉亚人本想抱怨说没时间吃冰淇淋了,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

尤里检查了一下兜里,确认万能钥匙还在。大都会酒店的房间依旧使用老式的钥匙和锁,而他一早就从一名女仆那里偷来了一把万能钥匙,真是轻而易举。

又过去了几分钟,两个人还是什么话都没说。服务生端来了冰淇淋,并且将账单也一并放在桌上,提醒他们该结账了。弗拉德正要抱怨说他们还没有吃完,不过尤里给他使了个眼色。弗拉德对服务生表示感谢并报以微笑。

就在弗拉德将甜点一股脑扫进肚子里的时候,尤里继续扫视着人行道上的行人。那是一片平常的午间人潮,商人、游客、好看的女人、以及好难看的女人

然后,他发现了目标。

尤里用脚踹了踹弗拉德。弗拉德抬起头来,看到一个人拎着公文包、穿过咖啡馆向酒店前门走去。

德克·维尔贝肯。

弗拉德迅速掏出钱来放在桌上,最后舀了一大勺冰淇淋送进嘴里,然后和尤里站起身来。他们同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然后悄悄的跟着中校走了进去。

不知情的旁观者可能会以为这两个俄罗斯人在银行工作,因为他们一看就像是和钱打交道的人。也有可能是律师,或者是什么大公司的企业高管。他们散发出事故、有城府、以及有钱的气质,而这正是他们想要给他人留下的印象。

当然,这些猜想都不是真的。

 

 

维尔贝肯敲了敲门,透过猫眼发现房内有动静。不一会儿,房门打开了,里面是一个三十来岁、身材壮硕的美国人。他穿着T恤衫和长运动裤,脖子上挂着一条围巾。在他的左腿上别着一把.22口径的贝雷塔山猫手枪(Beretta Bobcat)。

“维尔贝肯中校,”此人说道。

“你好。”比利时人用流利的英语说道。

“请进。”此人打开门,让维尔贝肯走进房间里。然后他将门关上并上锁,转过身来面对维尔贝肯,伸出手去。“终于见到您了,真是太好了。我是瑞克·本顿(Rick Benton)。”

维尔贝肯和本顿握了握说,说,“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谢谢夸奖,”本顿说,“请坐。你想喝点什么?”他将维尔贝肯领进套房的客厅里,其中有一张大木桌、一个小酒吧、一台电视、一张玻璃咖啡桌、几把绿色的椅子和一张沙发、一个带有穿衣镜的衣柜、几株盆栽、以及一扇大落地窗和其外的阳台。

“如果可以的话,水就好了。你知道吗,我在布鲁塞尔住了一辈子,但是从来没进过大都会的房间里。”维尔贝肯说道。

“这地方挺好的,”本顿说道。他走向小酒吧,取了两杯清水,然后来到维尔贝肯面前。他看了看比利时人,问道,“东西带来了?”

维尔贝肯点点头。他把公文包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打开,并将文件递给本顿。“我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说道。

本顿看了看文件夹内纸张的页数,说,“应该没问题。我可以用这玩意儿给每一页都拍照。”他给维尔贝肯展示了一下NSA发给他的行动用卫星通信器。

“我猜您没有见过我们正在调查的对象吧?”本顿问道。

维尔贝肯摇了摇头。“没有,那时候还没有我呢。我是在这个人死去几年之后才加入机关。可能有几名资深的参谋见过他。他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本顿点点头,对第一页进行拍照。“关于我们在中东那边的朋友,你听说过什么没有?”

“我知道的你也都已经知道了。不过我还在调查。这可以算是我因为个人原因而进行的小调查。”维尔贝肯回答道。“你以前来过比利时吗?”

“来过,很久以前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宁愿他们把我派到欧洲来,中东那边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坑,”本顿说,“我说真的,来这儿工作就等于是度假了。”他继续用通信器给文件拍照。

维尔贝肯笑了,“我懂。”

“你去过美国吗?”

“去过三次。我和我夫人——”维尔贝肯突然被敲门声打断。他浑身僵硬,双眼睁大。

本顿举起手。“别担心。我刚刚叫了午饭。只是客房服务而已。”他拿起那把贝雷塔小手枪,走向房门,从猫眼里看了一下,然后打开门,迎进来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小个子男人。

“客房服务,”他用英语说道。

“拿进来吧,”本顿说道,他并没有关门。服务生推进来一辆餐车,上面放着三个盖着的碟子。“放到窗户那边就可以了。”本顿看着维尔贝肯问道,“你要不要也点份午餐?”

“噢,不用了,谢谢。”维尔贝肯回答道,“我不怎么饿。”

“那随你吧。”服务生将餐车推到指定的位置以后,本顿给了他一些消费,然后将他送出门。然后他锁上门,回到文件的前面。“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嗯?哦,对了,美国。”维尔贝肯喝了一口水,“我和太太去那里度的蜜月。纽约市,很迷人的地方。”

本顿又拍了一张照,然后转去查看自己的餐点。他将手枪放在床上,掀开了餐盘上的盖子。“嗯~~~看上去很美味啊。奶油土豆浓汤配熏鳗鱼,鲑鱼薄片酥饼加闪光鲟鱼子酱,芦笋,还有一瓶督威啤酒。简直太丰富了。”

“一定很好吃。”

“你真的不想吃点东西吗?”

“我没事的,谢谢。”

本顿皱了皱眉头。“不对,我还要了一篮面包,还有黄油。靠。”他走向电话,拿起话筒,按下了客房服务的号码。

“是的,我是505的本顿先生。我点的午餐里还有面包和黄油,但是没送来。嗯嗯嗯。好的,谢谢。”他挂了电话,走回文件旁,又拍了一张照。“他们马上就送上来。”

“你可以先吃饭,”维尔贝肯说道,“我没关系的。”

本顿微笑着将通信器放在桌上,然后来到了餐车旁,却突然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可够快的,”维尔贝肯说。

“不对,太快了。”本顿飞身去拿他的贝雷塔,不过门却突然被撞开。尤里将装有消声器的赫克勒-科赫(Heckler & Koch)VP 70手枪指向本顿的头部,阻止他做出任何动作。

“不要动,先生们,”尤里命令道,用枪直直的瞄准本顿。“请退后,把双手举过头顶。”他的另一只手将酒店的万用钥匙放回兜里。

本顿照他说的退后。维尔贝肯已经脸色苍白。

弗拉德也拔出自己的格洛克(Glock)手枪,瞄准比利时人。“别动,否则后果自负。”俄罗斯人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维尔贝肯小声说。

弗拉德用格洛克向他的脸上砸去。“也不准说话。”他说道。

维尔贝肯用手捂住脸,俯下身去。

“把手举高,谢谢。”弗拉德命令道。

比利时人只能服从,露出了左脸上的一大块可怕的瘀伤。

尤里指了指沙发。“请在那儿坐下,”他对本顿说,“手举高。”

本顿慢慢的绕过咖啡桌,来到餐车旁,突然他像猫一样从餐车上快速抓起一把刀向尤里扔去。不过俄罗斯人的速度更快,他向侧面猛的一闪,刀子从他身边飞过,击中了墙壁。赫克勒-科赫手枪向后闪动了两下——嗖,嗖。本顿猛地向后倒去,撞翻了餐车,发出了一阵打碎玻璃和餐具的叮当声,非常刺耳。最后,美国人从餐车上翻下来落到地上,脸朝下。

在恐慌之下,维尔贝肯跳了起来,跑向门口。嗖嗖两声。这一次完成脏活的是弗拉德的消声格洛克。比利时人撞到房门上,然后慢慢的滑下来,留下了一道血迹。

在几秒钟的安静之后,尤里总结道,“好吧,事情不太顺利。”

“这叫不太顺利?”弗拉德补充道,“这都全乱套了。”

“我们快走吧,闹出这么大动静。”

弗拉德点了点头,来到木桌旁。他从桌上拿起了那一沓文件,既包括已经照相了的,也包括还没照的。他将这些文件放进文件夹里,然后又拿起了本顿的通信器,扔到地毯上。然后他抬起脚,用坚硬的鞋跟用力的跺了下去,把通信器碾得粉碎。

“还有别的事情吗?”他问同伴。

“去卧室里搜搜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笔记本。顺便拿走美国人的武器,如果找不到就算了。”尤里回答道。弗拉德哼唧了一声,走进了卧室。尤里来到本顿的尸体旁,用力的踹了他的头部一脚。

“干死你,”他嘟囔道。

弗拉德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把Five-seveN手枪走出了卧室,这种武器是国安局情报员的首选。“看我找到了这东西。”

“很好,我们走吧。”

尤里轻轻打开门,快速的窥视了一下走廊。他对同伴点了点头,然后两人走出房间,将门关上。

三分钟以后,敲门声再次响起。屋里却一片安静,又响起了一声敲门声。

“客房服务。”这次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咚咚咚。“您好?”

女服务生用总钥匙打开门,轻轻推开了一个缝隙。“客房服务。您好?”她将房门又推开了一些,紧接着看到了地上维尔贝肯那浑身鲜血的尸体。女服务生倒抽了一口冷气,接着看到了房间远处的另一具尸体,然后尖叫着从套房跑开。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二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