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目录

Featured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是根据同名游戏改编的系列小说的第一部。作者是Raymond Benson,使用 David Michaels 的笔名出版。本书出版于2004年,连续三周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名单。 《细胞分裂》故事围绕着主人公山姆·费舍尔(Sam Fisher)对一家名为“影子”(The Shadows)的恐怖分子集团、以及为其提供武器的一家非法军火商“老店”(The Shop)的调查,以及老店利用卧底获取情报、逐步消灭包括山姆·费舍尔在内的所有特工等等情节展开。

Advertisements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九节

说时迟那时快,我快速的往他的裆部用力踢去。不过,我并不会等着看他的反应。我用闪电般的速度向前移动,用一个高级的马伽术招式抓住了他的上身,并将他拉向自己,而此时豁牙的家伙开枪了。领头的人背后中枪,然后我用力地将他推向豁牙兄,他们两人都倒在了地上。 两个拿步枪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我用左手抓住了一支枪的枪管,用右手托住了枪托,然后用了一个杠杆动作将枪从这个惊愕的人手中夺了过来。我赶在另一个人举枪瞄准之前用我手中新拿到的步枪枪托用力的砸向了他的脸。他尖叫着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双手捂着脸跪倒下去。而被我夺走武器的那个家伙则发出怒吼,准备朝我扑来。我用枪托砸中了他的鼻梁,然后用右脚猛踹他的胸口。他跌跌撞撞的向后踉跄,但并没有倒下。然后我把枪扔向空中,轻轻一转,枪像棒球棒一样转了半圈。我接住了枪,用枪托顶住肩膀,而枪口此时则指向它该指向的地方。我扣动扳机,那家伙在近距离上中了一枪,就那样倒了下去。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八节

“那你的父亲呢……他还是在做‘国际贸易’吗?” 她斜眼看了看他。“你这语气好像有些怀疑嘛。” 他笑了。“只是你好像对他的工作一无所知嘛。” “你说得对。我确实不太了解。” “你经常见到他吗?” “也不是很经常。他住在巴尔的摩,还是在巴尔的摩郊区之类的。” “那里和华盛顿特区很近,你知道吗,”他说。 “你什么意思?” “他有可能是个CIA。”伊莱开玩笑般地说道。 “其实他很久以前确实为CIA工作过。不过他已经退出了。他就是在CIA工作的时候认识我妈妈的。” “你没开玩笑吧?” “真的。” “那他以前是做什么的,间谍还是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好像是某种外交官助理。” 伊莱笑了。“没错,就是间谍。”

这场超级杯就像是ν高达对沙扎比

ν高达在常规的对射战中毫不占优势,毕竟机体性能和机师的技术有一定差距;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大尉及时改变应对策略,不和夏亚玩对射,开始硬桥硬马刚正面,并最终取得胜利。 本场比赛在常规的足球技战术比拼中,曼联完全被碾压,若不是门框和门将发挥神勇恐怕丢球不止两个。下半场换上费莱尼玩硬的,取得显著成效。只可惜时间不够扳平。就好比两个武林人士对决,先比剑,曼联完败,然后扔掉长剑祭出大铁锤,呼呼几锤怼得对方有些疲于招架,可还没能怼死对方比赛就结束了。 对即将开始的新赛季有两个期待,一是全队努力给卢卡库做饼,二是希望见到马夏尔的成长。多把心思放在足球上,场外不要那么多烂事儿,谢谢。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七节

在二十世纪中,许多灾难性的事件重新塑造了这个世界。在一战之前,伊拉克是奥托曼帝国的一部分,受到来自伊斯坦布尔的统治。战后英国托管了这片地图,而在1932年,这个国家终于以一个独立国的身份加入了国联,这是中东地区的第一次。不过由英国人扶植的王室在1958年被民族独立主义运动“自由军官”推翻。1963年,复兴社会党夺取了政权,但是很快被推翻,并于1968年再次成功夺权。之后伊拉克一直保持这种状况,直到我们在2003年推翻了复兴社会党政府。在这期间的三十五年里,伊拉克和伊朗进行过一场战争,和科威特进行过一场战争,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进行过一场战争,还和他们自己的国民、北方的库尔德人地区进行过一场战争。 啊,二十世纪啊。真是欢乐的时光。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六节

我给她留了一个免费号码,这样在我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就可以随时随地联络我。其实这个电话会打到第三梯队,然后会被转换成文字消息,传送到我的通信器上,无论我在哪里。除了我和莎拉,没人知道这个号码。我很久以前就一直在指导她要如何使用这个号码,同时强调只能在紧急情况下使用。

《细胞分裂》(Tom Clancy’s Splinter Cell)翻译连载:第五节

第三梯队是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组织。其上级机关国安局则是国家的情报和保卫机构。该机构负责协调、指挥、并执行高度专业化的活动,保护美国的信息系统,并获取外国情报。由于国安局处于通讯和数据处理的风口浪尖上,因此这里的业务技术水平非常之高。几十年来,国安局一直在进行着中途拦截通信的工作,我将这种行动称之为活动数据的“被动”收集。第一梯队是由全球范围的国际情报机构网和情报收集单位所构成,他们捕捉通讯信号,并将其传回国安局以供分析。这个网络在冷战中为美国做出了重大贡献。随着苏联的解体和通讯技术的不断演化,高科技成为了这场游戏的核心。然后国安局打造了第二梯队,专门负责新的通信科技。可惜的是,庞大的信息量加上技术和加密术的高速发展导致第二梯队最终不堪重负。国安局也遭遇了首次的全面系统崩溃。随着通讯技术的数字化愈演愈烈和复杂加密技术愈发普及,被动的信息收集很明显已经不再有效。于是国安局启动了一项绝密的计划,第三梯队,并回归到了一种……可以说,更“经典”的谍报方式,那就是利用最新的科技和激进冒险的手段对静态的数据进行收集。换句话说,就是回到了那个真刀真枪的时代,由特工本人去到行动现场,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照片、摄录谈话、或复制电脑硬盘等等。第三梯队的特工称为“细胞特工”,而本人就是开山祖师。我们会以身犯险,潜入到最危险最敏感的敌对势力控制地点,以一切必要手段收集指定的情报。简而言之,我们的第一原则就是在隐蔽自己的前提下完成任务。我们有权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完成任务,不受任何国际条约的约束,不过代价是美国政府则不会承认或支持我们的行动。